微软索要android授权费,这可能是华为操作系统崛起的机会

微软对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集团提起诉讼,诉讼内容是:鸿海自2013年以来未能遵守一项专利授权协议,未能就某些产品提供每年两次的专利费,因此要求鸿海补缴专利授权费和利息,并审查鸿海的账簿和律师费。


微软索要android授权费,这可能是华为操作系统崛起的机会


1. 微软索要android授权费,这可能是华为操作系统崛起的机会


上周,微软对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集团提起诉讼,诉讼内容是:鸿海自2013年以来未能遵守一项专利授权协议,未能就某些产品提供每年两次的专利费,因此要求鸿海补缴专利授权费和利息,并审查鸿海的账簿和律师费。

而到了今天,鸿海董事长郭台铭公开在Facebook个人主页上对此事进行了回应,措辞相当激烈,他认为“微软控告鸿海,是在中美贸易纠纷动荡之际,在中国大陆Android使用厂商抵抗力最弱的时候趁势打劫,诈取不当专利保护费。”

郭台铭进一步指出,“微软主要收取专利保护费对象是以华为为主的中国手机品牌商,但为了不得罪中国内陆客户和网民,转而压迫台湾代工厂。”在随后的记者发布会上,郭台铭直言“预期鸿海几乎没有损失的风险”,并嘲讽盖茨的继承者不思改进,还是过去的霸权心态,想要延长过去PC时代帝国的美梦。

此外,有媒体也曝光了此前华为余承东在接受采访时的一通言论——“如果迫不得已,华为将放弃Windows和Android系统转向内部解决方案,但就目前而言,他们仍优先和微软、谷歌等生态伙伴保持合作。”疑似是华为方面对此事的回应。

微软索要android授权费,这可能是华为操作系统崛起的机会

整个事件的条理非常清晰,但有一点事情让很多人感到疑惑:Android明明是谷歌的产品,为什么微软会站出来要求收取专利授权费?关于这一点其实也很好理解,虽然安卓系统是谷歌开发的,但安卓系统中用到的很多技术都是微软拥有专利权的技术,所以只要使用安卓,都需要获得微软的专利许可。

进一步地分析,如果是Android使用了微软的专利,那按道理说,微软应该直接找谷哥要授权费,为什么会直接找上更下游的终端厂商呢?这主要的原因是谷歌并没有把Android作为一个商品,也没有从Android上进行牟利。

所谓无欲则刚,谷歌肯定不会妥协,最可能的情况是在下一代的产品中直接绕过微软的专利。而微软直接找上终端厂商,显然是吃定了终端厂商不敢弃用Android,自然也绕不开微软的专利。

那接下来这个事件将会如何发展呢?毫无疑问,鸿海不会吃这个哑巴亏,正如郭台铭说的,“鸿海本身不做诉讼内涉及的Android的产品”,所以鸿海不可能支付这笔费用。

这个道理其实微软想必也很清楚,所以,可以推测,微软此举肯定不是期望能够直接从鸿海中收到想要的费用,而是想通过鸿海作为一众品牌终端厂商产品的代工厂,从统一扎口上对各品牌厂商收取费用。

因此,如果鸿海一旦败诉,它很可能被迫掉进微软的圈套,向各大手机厂商收取相应的费用,届时,各大厂商将如何应对呢?

此前华为高调宣称“将转向内部解决方案”,这意味着华为确实对这种情况留后后手,其实,我认为,华为完全可以以此为契机,向国内其他厂商公开发布、免费使用自家的操作系统,共同把自家可控的操作系统做大、做强,以此摆脱对微软、谷歌的牵制,也算是好事一件啊。



微软索要android授权费,这可能是华为操作系统崛起的机会


2. 英特尔与阿里巴巴、华为、微软、Facebook等公司形成处理器竞争联盟


当地时间3月11日,英特尔和RISC-V的支持者宣布结成竞争联盟,围绕未来的处理器培育相互竞争的生态系统。

英特尔启动了计算高速连接(CXL)项目,这是一种开放的芯片间互连,预计将从2021年开始在其处理器上使用,用以连接加速器和内存。其他成员包括阿里巴巴、思科、戴尔EMC、Facebook、谷歌、HPE、华为和微软。


另外,少数RISC-V支持者发起了CHIPS联盟,这是Linux基金会的一个项目,旨在为指令集体系结构开发一套广泛的开源IP块和工具。最初的成员包括Esperanto, 谷歌, SiFive, and Western Digital. CHIPS代表接口、处理器和系统的通用硬件。

CHIPS的目标是为各种嵌入式核心以及能够运行Linux的多核soc创建开放源码代码块,并最终构建和测试这些代码块的开放源码设计流程。

相比之下,由英特尔领导的CXL与ARM、AMD、IBM和Xilinx于2016年推出的类似的CCIX集团展开正面竞争。这两个组都将使用PCI Express作为互连的基础,以增加缓存一致性。

英特尔声称,它多年来一直致力于CXL的开发,最近与合作伙伴达成了开放CXL的协议。这一实现声称比CCIX在目标设备上支持更低的延迟和更少的处理开销,但是CXL组没有提供具体的数字。

CXL将首先使用32-GT/s PCIe Gen 5,支持PCIe I/O、cache- coherence处理器链接和加载/存储内存语义。Xilinx已经发布了使用CCIX的首批芯片之一,最初是基于今天的PCIe Gen 4。

“CCIX领先几年,有硅材料和系统正在用它建造,”负责CCIX的Xilinx副总裁高拉夫·辛格(Gaurav Singh)说。“我估计英特尔的这一举措将吸引一群一直持观望态度的客户和开发人员转而使用CCIX系统。”


微软索要android授权费,这可能是华为操作系统崛起的机会


3. 不用pin码和签名,内置指纹识别器的借记卡在英国开始试用


据外媒报道,英国Natwest银行正在尝试使用内置指纹扫描仪的新NFC支付卡。这项试验将在4月中旬左右开始,届时将有200名顾客参加,它允许参与者在不需要输入密码或提供签名的情况下进行NFC(非接触式)支付。


目前,在英国,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在终端刷卡进行非接触式支付。由于缺乏安全性,这类支付受到只能支付30英镑以下的限制,零售商要求顾客将卡放入读卡器,并输入用于购买更昂贵商品的密码。尽管移动支付需要认证,但客户经常发现他们同样也受到30英镑的限制。

而指纹数据存储在本地的卡上,这意味着黑客无法从银行的中央数据库窃取相关的安全信息。虽然这种方式并不是万无一失的,一个有心思的小偷总有办法可能偷取并模仿你的指纹,但这比别人在你输密码的时候只需从你肩膀上看一眼就能知道的方式安全得多。


生物特征识别技术已经成为NFC移动支付的一个标准组成部分,但尽管自2015年以来已经进行了信用卡试验,但仍未能在传统储蓄银行卡上找到归宿。

该卡生物识别技术背后公司于2017年在南非进行了一次试验,并于去年在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进行了一次试验。然而,这些卡通常要求用户在银行使用,而不是随时随地。(就像移动支付服务一样)。

NatWest的试验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参加试验的人必须到他们银行的分行去。Gemalto公司制作的一段视频称,该公司希望未来版本的指纹识别系统能让顾客用自己的手机注册指纹。

需要携带单独的银行卡以及种种不便,使得人们提出这样的疑问:既然带有指纹识别和面部扫描的现代智能手机都具备了移动支付功能,生物识别卡有必要吗?

由于银行卡是免费的,而且有一个合格的银行账户,所以这项计划让买不起现代智能手机的人也能使用。


微软索要android授权费,这可能是华为操作系统崛起的机会


4. OpenAI从非营利研究组织转型为“上限利润”企业以吸引资金


据外媒报道,尽管它限制了其支持者的盈利上限,但曾经最雄心勃勃的私人人工智能研究机构之一——OpenAI把自己转变成了盈利企业,试图吸引更多的资本和人才。OpenAI的改造标志着,这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组织正在反思自己。

最初一些科技界最激进的思想家,其中包括Elon Musk和Peter Thiel,在2015年创立了OpenAI,引领发展“安全”AI的新方式。Musk当时就警告他人,我们需要新的控制措施来防止智能电脑有朝一日会破坏人类文明。


特斯拉和SpaceX 的创始人于一年前离开董事会,部分原因是为了防止与自己的电动汽车公司与AI工作产生任何利益冲突。

周一,OpenAI表示将在未来通过一个新的营利机构开展大部分工作。它将新的商业职权范围降低到需要筹集“数十亿美元”以实现其目标,以及能够在谷歌和Facebook等科技巨头提出巨额款项的时候为顶尖的研究人员提供更大的激励。

尽管新的重点集中在盈利上,但OpenAI表示,它仍然在最初制定的安全人工智能的职权范围管辖下,并且会限制投资者的可赚取的金额,剩余部分将用来资助其他工作。

第一轮融资的投资者最高可获得100倍于初始投资的收益,预计未来几轮融资的回报率将更低。该组织表示,如果成功,“我们预计创造的价值将比我们欠OpenAI投资者或员工的价值高出几个数量级。”

为了保持对原始目标的关注,OpenAI的工作将由监督其非营利组织的董事会管理,只有少数人被允许拥有集团的财务权益。

企业还表示,目前,它将继续研究“独家”新形式的人工智能技术,并且“只有在我们创造了安全的AGI(人工通用智能)后才会将其重点转向商业企业”。当那个时候,人工智能界就会引起激烈争论的话题。

该集团将其资金需求归因于运行其数据处理算法所需的庞大计算资源,以及建造自己想要设计人工智能超级计算机的愿望。OpenAI上个月向公共展示了一个语言生成系统,该系统可以从任何提示符构造出听起来连贯的文本,这充分证明了纯粹的计算能力可以带来巨大的进步。


该系统的工作原理是分析堆积如山的文本,然后猜测哪个单词在任何情况下最有可能出现,将写作变成一个统计上的猜谜游戏。周一,该集团任命萨姆·奥特曼(Sam Altman)作为其第一任首席执行官,他在上周末辞去科技孵化器总裁YCombinator的职务。

OpenAI的董事会成员包括还包括LinkedIn的创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福布斯”杂志去年将霍夫曼的财富统计为18亿美元,并表示他已经捐献了15亿美元。

"微软索要android授权费,这可能是华为操作系统崛起的机会"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