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天的我环球旅行,却败在咖喱身上,吐了

在索马里兰的首都哈尔格萨过了几天舒服日子,闻哥驱车送我们三人去汽车站的途中却撞了车,非常抱歉给朋友带来了麻烦。

青春就应该像野蛮行走那样,脱掉文明的外衣,用最原始的方式回归自我。

在索马里兰的首都哈尔格萨过了几天舒服日子,闻哥驱车送我们三人去汽车站的途中却撞了车,非常抱歉给朋友带来了麻烦。

从首都到海边城市柏培拉需要三个小时的车程,3美元的车费,一路上荒凉如沙漠,海拔下降,日渐炎热。

三百天的我环球旅行,却败在咖喱身上,吐了

到了地方,虞腾说这边的住宿80美金,咱们真不住啊?这话还用问,李新咏这种极致穷游的人怎么可能舍得花钱住宿,肯定是海边搭帐篷啊。一会再说吧,先找个地方吃饭。

也就是这顿饭,埋下了祸根。

一美元,一盘米饭,一盘泥状的咖喱。这几天在闻哥家吃惯中餐的我,强忍着恶心吃掉了一半,胃里翻江倒海只想喝瓶可乐压压惊。

也许是长途旅行累了吧,我在一家院子里的阴凉处倒地就睡了,让李新咏帮我去买瓶可乐回来。谁知这孩子,可乐是买了,还买了三条鱼和两片鱿鱼,说:明哥,今晚海边搭帐篷,来个烧烤啊。风中吹舞着卷发,笑了。

我强打起精神,往亚丁湾的海边深处走去,走出人群,走进野外。

找了一处黑沙滩,强顶着精神搭帐篷,期间阵阵干呕,赶紧吹好气垫睡觉。虞腾和李新咏,早已按耐不住心情,奔向了大海的怀抱,演起了军中乐园。

我在夕阳的傍晚醒来,他们正在拍照,我也加入进去,跳跃,摆拍,然后自然而然的就脱掉了内裤,裸奔起来。

这已经是第二次裸奔了,第一次在撒哈拉的沙漠,CC说他要裸奔的时候我一脸嫌弃。他给我灌输思想,明哥,咱们年轻的时候就应该拍些裸体照片,不要等到老了,皮肤松弛了,才后悔青春没有留下热血的影像。

他说他的,我给你拍就是了。没想到,在那个情形下,那个氛围中,裸奔自然而然就发生了,无关情色,无关刻意,完全是与自然的融合。

所以,在亚丁湾,在之前海盗盛行的海域,自然而然的就与自然融为一体,但是前提是周围没有当地人的情况下。费什么话,上照片啊!

晚上,在星空的照耀下,在海风的涛声里,三个少年(我呸),生火,拾柴,烤鱼,面朝大海,野蛮行走。

再来个姑娘就好了!

"三百天的我环球旅行,却败在咖喱身上,吐了"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